星期日,  4. 十二月 2016  -  11:21:29
Poker, Sports Betting, Casino Poker, Sportwetten, Casino BonusBonusBonus.cz BonusBonusBonus.sk Poker, kasyno, bukmacher BonusBonusBonus.hu BonusBonusBonus.ru BonusBonusBonus.cn BonusBonusBonus.hk Poker, Sports Betting, Casino
所有有关 Mike Matusow的事 简介

Mike Matusow alias "大嘴"

最近更新 2. 四月 2014
 
Full Tilt Poker
"我很擅长扑克,它帮我学会了珍视自己。扑克让我变成了一个比以前更好的人。"
Mike谈及自己的职业
1968年4月30日
洛杉矶,美国
金牛座
未婚
亨德森,美国
美国
曾在自家的家具店工作,后来做过赌场发牌员
扑克,旅游,滑雪,足球,在按摩浴缸里泡澡
除了乡村音乐其他都喜欢
肖申克的救赎,赌王之王,泰坦尼克号
……十几岁的时候,打电动扑克机
Hold'em - Omaha
进攻型
"这种人我闭着眼睛都能打赢",Daniel Negreanu在2002年WSOP的限额奥马哈高低比赛上与Mike单挑时挑衅地说。(不过最后还是Mike赢了比赛)
以口无遮拦而闻名(他在牌桌上的行为非常有争议);在一次WSOP比赛中因为出局哭了起来;总是戴着由2个希伯来字母组成的项链挂坠,意思是"活着";跟Gus Hansen打网球输了2万美元;跻身世界上最棒的奥马哈选手之列;喜欢在比赛中挑衅"Poker Brat" Phil Hellmuth(例如,"Philly不会玩!");拥有一栋350平米带教堂顶棚的大别墅

童年和青年时期

在Michael的童年和青年时期,他总是对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感兴趣,其中比赛和极其强烈的竞争思想一直都是他热衷的东西。不论他现在是在造赛车、打台球,还是在玩保龄球,Mike Matusow总是很向往竞争对抗。

Mike参加了一个汽车机械师的培训班,不过为了去他们家的家族企业——一家家具公司上班,他中途退学了。而且他从来没有上过大学。

他十几岁的时候,在一个朋友的建议下玩了电动扑克游戏机,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扑克。他第一个晚上就赢了85美元。他玩这个游戏玩得太猛了,以至于造成了手臂和肩膀的肌肉拉伤。为了满足自己这个还是萌芽的瘾头,他经常从妈妈的钱包里偷钱。当他渐渐地意识到自己没有扑克就活不下去的时候,他参加了一次“Gamblers Anonymous”的聚会,这也是他去过的唯一一次。

一个扑克天才

在Mike Matusow18岁的时候,他开始在拉斯维加斯的“Sam’s Town Hotel and Gambling Hall”作发牌员。1989年,同样也是发牌员的Steve Samaroff教会了年轻的Mike打德州扑克(Texas Hold’em)。这段时间里,Mike也从这位有经验的扑克手身上获得了非常大的支持。有时Michael会把他所有在体育博彩上和赌场中赢来的钱输个精光,即使这样Steve还经常替Mike支付比赛的入场费。Mike如今也说,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会随时乐意在经济上资助牌友的原因。他承认,如果当初那个时候没有人支持帮助他的话,他肯定不会有机会向职业扑克手方向继续发展。

晚上很晚的时候,他在Sam’s打工结束后,越来越经常地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扑克比赛。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立下成为一名职业扑克手的志向。即使他很喜欢扑克,但那个时候他赢的次数很少。当他的牌技渐渐变好,他便意识到玩扑克可以比普通工作赚更多的钱,于是他辞了工作开始全职玩牌。

Mike现在回想起他那时候的生活时说:“我21岁的时候还很迷茫,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在我开始钻研扑克之前,我什么事都做不好。与此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天才,也许这是我生命里唯一可以做好的事情。我总是跟人们说,我绝不是那个最聪明的家伙,但是我对扑克的感觉非常棒,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上帝给了我玩扑克的天赋。我是那种在青少年时期总是缺乏自信的人。我常常觉得低估了自己。不过由于我很擅长扑克,它帮我学会了珍视自己。扑克让我变成了一个比以前更好的人。”

20世纪90年代初,Mike开始观注其他扑克手和他们的打牌技术。很快他的牌技就有所改善,并且赢了一场小型的、地方性的扑克比赛。这次胜利使他很受鼓舞,从那以后他便定期参加各种各样的小型比赛,而且他赢的次数也不少,赢来的钱既让他的银行账户日渐丰腴又使他增加了自信。Mike决定用他攒下的钱再向前迈一步,他开始参加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各种现金赛(cash game)。Mike主要专攻Omaha 8/Better——他很快就在这个项目上变得十分出众了。即使在今天,Mike Matusow也算是Omaha 8/Better世界上最棒的选手之一

1997年Mike Matusow 第一次参加WSOP(World Series of Poker/世界扑克大赛),在这次大赛里,同样他也参加了Omaha 8/Better,并且仅落后于Scotty Nguyen(斯考提•恩古延)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WSOP1998中,Mike Matusow只交了Scotty Nguyen买入费的三分之一就参加了1万美元的无限注德州扑克(No Limit Hold’em)主赛。由于Nguyen赢得了比赛,他按比例给了Mike Matusow 333333美元。

他的第一个金手镯是在1999年的WSOP上参加3500美元Buy-In 的无限注德州扑克比赛得到的。

WSOP2001上,他第一次入围了主赛的决赛桌,并且最后在1000美元No Limit Texas Hold’em比赛中取得了第六名。

一年之后他在世界扑克大赛 5000美元Buy-In的Omaha 8/Better比赛上赢得了自己的第二个金手镯

Mike Matusow从来不会对自己取得的成绩骄傲自满,他总是思索着如何提高自己的牌技,因此,一如既往地,只要他参加比赛,他总会成为那场比赛中最成功的选手之一。人们称他为世界上最好的奥马哈扑克选手

吸毒问题

2000年开始,Mike的个人生活经历了一个很失败的转折。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总是感到不开心。所以他当时的女朋友——在拉斯维加斯“Club Rio”夜总会一次party上的来自波多黎各的脱衣舞女郎,想到一个主意——让他去试一下毒品。这导致了他在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经常购买摇头丸,并且连续几个月都没有打扑克。Mike在各种party上都是走俏并大受欢迎的客人,因为他会帮party上其他的瘾君子们付钱买毒品。之后他还吸食可卡因,不过开始打扑克了。例行的日程安排很快变成:从星期五到星期一去party,星期二、三、四打扑克……

在一年里,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留下了后遗症:Mike根本没法在牌桌上读懂对手。他再也不能够集中精力,如今他说:

“毒品蚕食了我的大脑,我已经不能打牌了。你可以试试当一个扑克手失去了打牌天赋的时坐在扑克桌边的感觉。”

在WSOP 2001中虽然Matusow入围了主赛的决赛桌,但是最终由于排名第六而出局。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了239765美元的奖金。但是渐渐地,他变得对自己的扑克生涯十分担心起来。

因此,Mike的女朋友建议他说,也许他应该去试试Speed(又名amphetamine,中文名为安非他明或苯丙胺)。因为这种毒品对他玩扑克没有丝毫的影响,而且还号称能使扑克选手保持清醒并集中注意力。于是Mike转向了这种危险性并不比原来小的毒品。Mike非常喜欢这个Speed,并为他带来了很不错的转变,以至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之所以能入围WSOP 2001的决赛桌全靠Speed。

2002年9月Matusow在Palms赌场为他最好的30位朋友办了一场派对。每个参加party的人都需要支付给他250美元的入场费,因为他曾经免费分给他们价格高昂的毒品。在这些客人当中有一个家伙名叫Mike Fento,当然这个人也从他手里拿到过一些摇头丸。Fento很快就离开了party,不过从那以后,他便成为了Mike生活中固定的一部分:他请Mike吃饭,请Mike看电影,还会在Mike需要发泄的时候听他倾诉。Fento看来也很信任Mike,他告诉Mike自己曾经参与过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他来到拉斯维加斯是想要开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另外,他还提到说,这个犯罪团伙正在找洗钱的路子,他们的开价是,Matusow每洗10万美金,给他6千的酬劳。刚开始Mike拒绝了他们,因为他从来没过做过洗钱的事情。

过了一小段时间之后,Fento拜托他的哥们Mike给他的几个朋友弄些毒品,Mike答应了这个请求并且竭尽自己所能兑现诺言。

2003年5月到9月之间,Mike Matusow不再吸毒了,因为他再次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打扑克的状态。Fento帮助他的“死党”摆脱了毒品,Mike觉得自己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在亚特兰大市(Atlantic City)的Borgata进行的一场比赛中间,Michael接到了一个毒品贩子从拉斯维加斯打来的电话,这个人向他大声斥责道:“你把我介绍给了一个该死的DEA-特务(DEA=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美国联邦缉毒署)。Mike Fento是一个毒品探员。永远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Matusow简直无法相信这件事。他给Fento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那个人向他保证,这绝不可能是真的。于是Mike又给那个毒贩打了电话,这个毒贩跟他解释说,2个毒品探员从Fento得到消息后,到他家里进行了搜查。Mike没有重视这件事,也并没有太担心,因为反正Fento知道,他不是毒贩

逮捕和新的开始

2003年9月25日,大概在上午10点钟左右,Mike Matusow因贩售和分发受控物质如可卡因、摇头丸等被捕。甚至在他被逮捕的当时他还坚信,这一切都是误会。为了得到另外一个扑克手和一个夜总会老板涉嫌贩毒的确凿证据,

警察让Michael带上窃听器参与警方调查行动。警方指控这位扑克选手和夜总会老板同样涉嫌毒品交易。不过Mike拒绝了,因为他很怕那个被提到的夜总会老板的那帮朋友——他们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

Mike的律师David Chesnoff最后为他的当事人争取到了较轻的判刑:Matusow因身体伤害罪被判入狱6个月

关于Mike被逮捕,他的律师David Chesnoff有一次如此描述他的当事人道:“与和他同样狡猾的人相比,Mike简直太天真了。[……]Mike心胸宽广,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总是惹祸上身。”

他在拉斯维加斯克拉克县(Clark County)监狱的服刑期是从2004年9月到2005年4月。在此期间,他更多地是在玩体育博彩,而且把他在WPT(World Poker Tour/世界扑克巡回赛)决赛桌赢的25万美元奖金差不多全都输光了。但是Mike发誓,被释放之后一定要更好地打扑克。“The Mouth”在他的刑期内耗尽所有的钱之后,Phil Hellmuth 借给了他5千美元,使他得以重返扑克职场。用这5千美金他在各个在线扑克室(Online Pokercasinos)飞速地赚到了75万美元

其中的一大部分他又输掉了,因为他的几个朋友为了阻止他在线打扑克而拿走了他的键盘和鼠标。

在WSOP 2005的主赛中,Mike在5619名选手中名列第九。

在牌桌上有争议的行为

在扑克界里Mike Matusow主要是由于他差劲的判断力而闻名。在马上就要赢的时候,却因误断态势而输掉比赛的陋习,在"Mike Matusow Blow-ups"或者"Mike Matusow Meltdowns"的名号下变得更加广为人知。Mike在《Card Player Magazine》2005年的一次采访中说,他正在找一位临床医学家,帮他治愈这种“死机”的状态。在这次采访中他还说,他在经受缺乏注意力综合症的折磨,并且得服用利他林药片来控制多动症。

WSOP2005的赛事中,Mike Matusow给了观众们一个看他发彪的机会。庄家(dealer)指责Mike行为不干净,为此还叫来了比赛负责人来做决断。Mike不认为他做了什么违规的事,而且同桌的其他选手也支持他。所以他只是被比赛负责人警告了而已。不过几分钟之后,Mike Matusow仍旧非常生气,F字眼的脏话脱口而出,于是比赛负责人给了他一个禁赛10分钟的处罚。Mike对此回应道:“F……!”,于是他又得被禁赛几分钟。Mike的回复:“F…ing great!”好像Mike还没够,他在离开赛桌前又开骂了一次。他一共被处罚了40分钟。看客们对此不亦乐乎。

Mike并不认为自己不受欢迎,他说:“我的名声并不是真的很差,我只是觉得好玩。我的作用只是让这项运动——或者随便你怎么叫,对观众来说变得更加有趣。如果8个人围坐在桌旁一句话都不说,没有人会来看扑克比赛。观众来看就是为了娱乐。[……]而且我就是我。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因为有摄像机在就改变自己。我的行为就像一个傻瓜,其实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且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现实"和虚拟扑克界的成功

鉴于Mike 在WSOP决赛桌的杰出表现,他受邀参加在2005年11月举行的WSOP冠军锦标赛(Tournament of Champions)。这是场受邀参赛者免费参加的比赛,即便如此参赛者也可以赢到钱。这种比赛形式常常是为了打广告而举办的。

这场竞赛有114位世界顶尖的扑克选手参加并共同争夺200万美元的高额奖金。也许这场比赛是Mike自打扑克以来发挥的最好的一次。他赢得了第一名,并且成为了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一年之内两次获得100万美元奖金的选手。他战胜了Phil Hellmuth和Hoyt Corkins,获得了冠军锦标赛的冠军称号。

一年之后他又来到了冠军锦标赛的决赛桌,仅落后于Daniel Negreanu和冠军得主Mike Sexton取得第三名。

他是FullTiltPoker网站Team FullTilt的成员,在那里他用自己的名字打牌。在FullTiltPoker.com用BonusBonusBonus的推荐码GBUTLER1注册的玩家,可以得到数额为首次充值金额100%注册红利/首存红利, 最高可达600美元。另外他还在UltimateBet用昵称“dill-pickle”打牌;在PokerStars用昵称“mrpokejoke”打牌。

然而Mike Matusow并不热衷于成为一名在线扑克手,这一点可以从他下面说的话看出来:

“在线扑克手是扑克手在人类历史上的败笔。我真的遇到过非常差的牌手,他们只是在耍钱。有些人即使手上的牌谁都赢不了还下1万3或1万4美元的注。这种情况只有在网上才会出现,在现场比赛的时候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想废除网上无限注这项规则。”

接下来他的第二个阶段是“高筹码扑克”(High Stakes Poker),而且还可以经常在电视节目看到他出席其他的扑克活动。例如2004年他参加了WPT的“阿鲁巴扑克公开赛”(Aruba Poker Classic)而且还参加了“Bad Boys of Poker”和“Poker Superstars”的特别活动。

大嘴巴

Mike Matusow是一个非常重感情、情绪化的人。在WSOP 2004中这一点表现的尤其明显,因为被淘汰出比赛他竟然哭了。在2004年的WSOP主赛中,“The Mouth” 成了ESPN(一家专门播放体育节目的美国电视台) 体育新闻报道的宠儿。在与Greg Raymer的对战中——后来的冠军,他用语言猛烈地攻击对方,以至于比赛结束后,Matusow的对手甚至拒绝跟他握手。后来在一次采访中Mike说这一切只是为了节目效果而已。

“我很尽兴。他是唯一一个会对我产生威胁的人,所以我对他说了很多不客气的话……”

因为Mike从来都是口无遮拦,所以他得到了一个“The Mouth”(就是“唠唠叨叨的人”,或者叫“大嘴巴”)的绰号。他在牌桌上非常健谈这一点十分出名,很多扑克爱好者都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场面。另一些扑克粉丝,主要是一些Mike的对手都认为他非常打扰别人。Mike自己则只是把他的“语言行为”看作是一种令自己在牌局上精力集中的辅助手段而已。另外Mike还利用他的口才使自己深藏不露。他会非常冒险地出牌,而且只要他手上的牌不赖就可以把对手灭掉。

如果您想立即与Mike Matusow玩一场,请点击这里进入FullTiltPoker的页面,并且可以得到您独有的BonusBonusBonus注册红利/首存红利。您可以在众多牌桌中寻找Mike然后向他挑战!

他的很多话都在当时的扑克界内广为流传。不可不提的有以下几句:

“我觉得我是整个巡回赛中最宝贵的选手。我觉得大家都喜欢我,至少我们在一起玩得都很尽兴。Ok,我有的时候会揶揄几句,但我从来没有恶意。”

 “目前在这场比赛中有2000个无能的家伙在玩。我怎么了?为什么偏偏是我遇到了厉害的选手?!”

 “我坚信我是世界上最棒的5个无限注德州扑克选手之一。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是。在其他方面我就是一个十足的笨蛋。”

Mike Matusow的个人生活

如今,Mike住在内华达州的亨德森市(Henderson, Nevada)——赌城拉斯维加斯的郊外。他在那里拥有一间占地约350平方米带教堂顶棚的大别墅。

Mike Matusow在他服刑期间变了很多。他现在的生活很清静。他已经发誓不再碰毒品,而且还说,监禁改变了他对生活的态度。现在他已经很清楚自己在生活中是多么的幸运

在Mike的网上个人空间介绍(MySpace-Profil)里,他说,他的爱好除了扑克还有旅行和滑雪。在一次采访中他还提到了他的另外一个爱好——经常在按摩浴缸里泡澡(非常不寻常吧?)。除了这些,他还乐于尝试一些新鲜事物。问到他的音乐爱好,他说他不喜欢乡村音乐(Country)。他最喜欢的电影是《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又作“刺激1995”)、《赌王之王》(Rounders)、和《泰坦尼克号》(Titanic/又作“铁达尼”)。他喜欢作家丹•布朗(Dan Brown)和他的书《光明会》(Illuminati/又作“光照派/照亮堂/智光”)、《达芬奇密码》(Sakrileg)。在他的个人空间介绍里,他还说他心目中的英雄是伊拉克的士兵们,因为他认为这些士兵们所得到的报酬简直太低了

Mike Matusow的脖子上总是带着一条带"Chai"字型金坠子的项链。这个坠子由2个希伯来字母组成,意思是活着

在当今的扑克世界里有很多又有名气,又广受公众喜爱的扑克选手。他们取得这些名气和荣誉,有的是凭借非凡的牌技,有的是通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甚至还有的是因为少见的怪癖而脱颖而出。不过唯一能够综合以上三点的人只有Mike Matusow

虽然相对于大多数其他扑克选手Mike确实犯过很多错误,不过对于扑克爱好者来说,他无论作为扑克选手还是娱乐艺人,仍然是世界赛场上的风云人物。Mike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好的扑克手之一。即使他没有在赛场上取得成功,他也会把平静而又严肃的扑克世界弄得轻松有趣起来。毫无疑问Mike Matusow“大嘴巴”的形象已经成为他在扑克界的标志了。

观看 Mike Matusow 的视频录像?
     

    ---

    Tag Cloud

    ---